CHOI NGO SUET

連接世界的缺口

2019-10-21T21:04:40+08:00

連接世界的缺口

Written by Choi Ngo Suet

我獨自行走於黃沙滿佈的沙漠之中,四周無人,亦未見任何動植物映入眼簾之
中。走在漫無邊際的焦土境界,前面不遠處居然有個像是流沙洞的大黑深淵。
遠看是相當令人驚慄的奇異境界,但卻有種怪異的吸引力,似是無形地用繩索
拉扯你過去一探究竟。我心知走過去具有威脅性,但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慢慢
步向黑洞。

比黑洞的存在更奇異的是,這個洞的大小居然隨着距離越近而變得越來越小,
根本就是顛覆了世界已知的物理規則。當我靠近洞的時候,他的大小只剩下萬
花筒般的圓徑。

那個洞口裡面依然是引人入勝的吸引力,在我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以前,我的身
體已經不由自主的前伏窺探洞裏的景況。

我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的到底是海市蜃樓還是什麼。我幾乎沒有一秒認為眼前發
生的,是科學所認知的規則事實。那裏面的,絕對不可能是我所看到的東西。

黑漆圓孔裡面是一個繁華的鬧市,那個小孔比它看上去廣闊的多,彷彿是我在
通過小孔窺視着地球上的某一個繁榮都市似的。對頭的人們在車水馬龍的都市
中穿插,舊式的汽車在馬路上熙來攘往。

就在我還在疑惑着眼前所為何物之時,對頭一隻眼睛封住了管道的視野。

「你是真實的嗎?」我抱着驚恐的問那個與我對眼的人。

「如果你是真實的,那我就是真實的。如果你是幻想,那麼我也只能是個幻
想。」對頭那個人不慌不忙的回答。

「對你而言,我們這樣對話不奇怪嗎?」

「為什麼奇怪?」

「因為……我們正在進行對話的這個管道,只是個長在地上的洞……地底下不
可能存在這麼一個鬧市,我也不可能跟地底人說話,這根本不符合科學邏
輯!」我有點竭嘶底里地說。

「我不是地底人,你的世界,科學很重要嗎?」

「科學是認知世界的基礎,難道在你那邊不重要嗎?」我驚訝的問。

「可以說是重要,也可以說毫不重要。」

「科學只是一門知識,跟其他學科一樣是平等的。他幫助我們發掘表層世界,
讓我們與所在的宇宙表象得到更密切的接觸。」對頭的人接著說。

「表象?」我充滿了疑惑。

「對。就是外在的軀體,就像是身體一樣的軀殼。」

「那裡面的東西很重要嗎?你們可以接觸到裡面的內容嗎?抱歉,我想在沙漠
久了身體狀況有點問題,頭腦一時三刻難以運轉。」

「剛才說的外在軀體是科學,而內涵就是精神上的知識。與科學的性質比起來
,就等於是外科醫生與精神醫生的區別,兩門知識都賦予了我們認知世界的能
力。但精神上的探索讓我們更滿足於生活,讓人們充滿天馬行空的幻想。在這
邊,我們探究哲學、追索各類聽似不可思議的想法。」對頭的人試著解釋他的
世界觀。

「那是個相當不切實際的國度。哲學是虛學,沒錯,哲學奠基了人類文明,但
科學底下的才是實學,把知識融入生活,科技普及、汽車的誕生不正由科學而
來嗎?精神上的追求,抱歉,請容許我這麼說。也實在太過逃避現實了。」

「不,沒關係。我並不認為是在逃避現實。相反的,精神上的追求給予我更大
的動力面對生活。我深信在世間生存着總會感到氣餒,宗教也好,哲學思想也
好,這些精神糧食把我拖回正軌,重新的審視內我,這我就覺得滿足了。」對
頭的人接著說。

「有些事物是以無形姿態體現的,你不可能用科學機器將無形態的東西抓住,
對嗎?唯有通過精神上的修養,才能把存在於宇宙中種種無形卻有形的真相給
透視出來。這些是我們這邊,共同所擁有的價值。」他繼續解釋。

「無形卻有形……對於這個邏輯我還有點混亂,但我猜你應該滿有道理的。請
問一下,既然你們那邊的世界這麼着重哲學,而我這邊那麼着重科學,為什麼
我們兩個世界並非二合為一,而是相互分開?」

「為了要維持平衡。在很久以前,科學和哲學同時在一個世界上所存在。在不
同的時代中,有些時期哲學取到壓倒性的發展,而科學則淪為魔鬼之談。有些
時代裡,科學則變成了真理之鑰,哲學淪落成為倫理屏障。雙方的發展從來都
是不均衡的,重點必然到向其中一方,而被忽略輕視的一派,往往淪為邪教之
說,甚至得到排斥。於是,造物主決定將世間一分為二,一方只有科學,一方
只有哲學,彼此不認識對方的存在,禁止科學的根流入哲學世界,同時避免哲
學的韻傳入科學世界。」

「那為什麼會有這個黑洞的存在?」我不解。

「我不知道。可能是一個漏洞,也有可能是一個機會,一個希望。知識之間難
道就必然對立嗎?靈性上的追求與自然科學的追求難道就這樣互相矛盾着?也
許,這個洞的原意就是,讓我們在極其渺小的機率當中,得到相互對話的機
會。」

「你以前也有跟我這邊的人對話過嗎?」我問。

「沒錯的,以前也有等待到那邊的人找到缺口。」

「那他們願意和你一起改變狀況嗎?」

「不。」

「那……你願意嗎?」我問。

「你願意的話我就願意,你不願意的話我也只能不願意。因為我們是平衡的空
間。」